缺钱的每日优鲜,开始变卖资产

大石电商【电商运营专家】8月31日消息,在距离每日优鲜宣布大裁员、关闭极速达业务不到一个月,其便利购业务又以3000万的价格被收购,有“生鲜第一股”之称的每日优鲜似乎真要退出历史舞台了。

一、“生鲜电商第一股”被迫离场

除了京东、美团、拼多多等头部平台相继加入抢夺市场,还有不少线下实体店铺加入争夺,一时间战局混乱,胜负难分。而每日优鲜作为最早迈入市场那一批,面对僧多肉少的情况逐渐开始了它的扩张行动。

为了实现扩张,每日优鲜选择的第一步是“烧钱”。

每日优鲜于2014年成立,其业务分为前置仓、零售云以及菜场三个模块。其中前置仓板块包含了“便利购”与“每日一淘”两条业务线。每日优鲜便是通过首创的前置仓模式,将仓库覆盖在周边三到公里,以实现30分钟内送达。

而到了2017年,同为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成立,每日优鲜将其作为最大的竞争对手,还声称要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把叮咚买菜“干趴下”。同年每日优鲜便成立了无人零售货架公司便利购,希望通过便利购拓展新业务,赢得竞争主动权。

2018年,每日优鲜提出覆盖100个城市、拓展1万个前置仓、服务1亿规模的消费者的“百城万仓亿户”计划,加速扩张速度。

2019年,每日优鲜拿出10亿资金打起了价格战,从媒体投放、用户补贴、扩大前置仓的面积和库存量等方面入手,试图通过烧钱击垮竞争对手叮咚买菜。

每日优鲜前置仓

2020年,每日优鲜在获得两轮融资后再次发起价格战,用融资补贴用户,在没有利润支撑的情况下,每日优鲜进一步扩大了亏损面。

而在疯狂砸钱后,每日优鲜迎来的是持续的亏损。根据财报显示,2018年至2020年,每日优鲜净亏损分别为22.32亿元、29.09亿元和16.49亿元。2021年预计净亏损可能超过37亿元。短短4年多时间,每日优鲜烧掉了100亿元。

对每日优鲜来说,如今便利购业务被收购也许是它最好的结局。

二、资不抵债的每日优鲜

每日优鲜也有过辉煌时期。在2018年上半年,每日优鲜在生鲜电商行业的用户规模占比突破50%,连续4个季度领跑行业,那时每日优鲜的未来可谓是一片光明。

此外,据公开信息显示,从创立到上市,每日优鲜先后获得了10轮共计超110亿元的融资,在2015年5月到2017年3月的发展巅峰时期,每日优鲜连续拿了5轮投资。

可是,融资的钱都被每日优鲜拿出来“烧”光了。据每日优鲜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,每日优鲜流动资产总额约31亿,流动负债总额却达到了32余亿。每日优鲜一边陷入资不抵债,另一边还在持续亏损。

2021年6月25日,每日优鲜赴美上市。上市第二天,开盘即破发,跌超18%,盘中跌幅一度超过36%,截至收盘,该股跌幅为25.69%,总市值22.74亿美元。自今年4 月下旬以来,每日优鲜的股价接连创新低,市值从22.74亿美元到0.64亿美元(不足4亿人民币),跌去97%。

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”,每日优鲜的问题是日积月累的。

首先,扩张不计后果。“少的拖欠几万元钱,多则达到几百万元”,2022年,每日优鲜因长期拖欠货款,被供应商联合起诉,8月4日,北京市消协约谈了每日优鲜。

其次,前仓的投资成本太高。 每日游仙靠花钱扩张,规模也越来越大。 但生鲜电商规模越大,投入成本越高,尤其是前端仓模式,每增加一个前端仓,成本就越高。

最终,社区职位丢失了。 与拥有天然流量加持的线下门店不同,生鲜电商的用户忠诚度较低。 消费者主要看价格,每日优鲜的价格高于叮咚买菜、美团精选等生鲜电商。 高很多。

对比叮咚买菜和每日有闲可以看出,叮咚买菜核心用户单价为66元/单,而有闲核心用户每日单价高达98元/单,比叮咚买菜高出40%。 叮咚买菜。” 高贵的客单价”让每日优鲜失去了社区地位。

此外,消费者无法提取现金、产品质量下降、订单无法退款等问题频发。 截至8月25日,《每日游仙》共举报黑猫投诉平台3492件。

显然,日优生鲜的核心问题是无法盈利,生鲜仓储配送成本高,需要不断填补,但不可能填补“无底洞”。

总而言之,每日游仙正遭受一场前所未有的商业危机,谁也不知道会持续多久。

三、生鲜电商“剩”者为王

每日优鲜在前置仓身上栽了一个大跟头,这让其它电商平台开始怀疑前置仓模式是否有可行性。

而此时叮咚买菜却迎来阶段性盈利,前置仓模式又似乎还有希望。

就目前来说,生鲜电商的模式主要有三种,一是门店到家模式,如达达、京东。二是前置仓模式,如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。三是社区团购,如美团优选、多多买菜。除了这三种模式之外,也有线下菜市场业务加入到生鲜电商赛道上来。

不管是通过哪种模式运营,生鲜电商要实现稳定盈利,需要保证订单数量上升、管理水平提高、供应链完整,这些并非是砸钱就能实现的。

从当前整个行业来看,规模虽然很大,但受用户的消费习惯、仓储及配送成本、生鲜产品的损耗等因素影响,生鲜电商平台几乎“无利可图”。

但在这种情况下,叮咚买菜却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单。据财报显示,截至2022年6月30日,叮咚买菜第二季度总营收为66.34亿元,同比增长42.8%;其二季度净亏损仅为3450万元人民币,亏损额相比过往单季竟大大缩减。

而叮咚买菜取得这样一份成绩,离不开“开源节流”。叮咚买菜加大对自家品牌与商品的研发,实现开源。此外以抛弃二三线城市市场,聚焦更有前景的一线城市,实现节流。据咨询公司Mob研究院的一份报告显示,生鲜电商用户主要集中在一线与新一线城市,占比达到62.9%。

在禹县天天“滑”跌之际,叮咚买菜却获得了难得的利润。 叮咚买菜能否在前装上具有价值和可行性,人们拭目以待。

纵观整个行业,不难看出,生鲜电商很难通过“输血”改变现状。 通过降低成本、改善服务、保证配送效率,在找到稳定的盈利模式之前,不要冒险寻求扩张和发展。 只有这样,才能达到长寿。 开发。

如果反其道而行之,难免会惹上麻烦,甚至成为下一个 Daily Fresh。

生鲜产品与大众的衣食住行息息相关。 此外,随着大众消费升级,人们对生鲜电商的需求增加,这意味着生鲜市场有很多机会和足够的发展空间。

也许短期内,生鲜电商行业还是会烧钱,但电商平台真的没有理由放弃这个市场。 至于谁能活到最后,还是探索出更可行的新模式,还需要市场来检验。

然而,每日游仙却是第一个从马车上摔下来。 它的过去和未来,或许会给生鲜电商行业一些警示,告诉各大生鲜电商平台:不赚钱不亏本不是长久之计; 用融资来填补漏洞不是一个可行的方法; 不合时宜的扩张不是成功之道,从优鲜的日常崩盘中获取有利信息,提升自身管理水平,才是平台现在应该做的。

总之,寻求扭亏为盈,实现自身健康成长,是生鲜电商平台打破僵局的关键。

本文《缺钱的每日优鲜,开始变卖资产》不代表大石电商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