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波元宇宙公司扛不住了:曾融资超6亿

第一批元宇宙企业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。

据离职员工、三言财经等多方人士透露,一家曾经立志成为“元宇宙时代的微软”的元界企业陷入危机:200多人拖欠工资长达半年,社保公积金 资金也断了。

据铅笔路DATA统计,一家元界公司已完成6轮融资:A轮单轮融资达到8000万,其余未披露金额合计,累计融资超6亿。

元宇宙是近两年投资的热点,2022年将达到顶峰。2019年和2020年分别有16和63起投融资事件。 仅今年上半年,就发生了131起融资事件,总金额超过270亿。

从业务类型看,某元宇宙企业的产品直切元宇宙“基础设施”,属于大热门中的“宇宙核心”,为何会遭遇如此困境?值得所有创业者深思。

通向元宇宙的路径有四条:AR(增强现实)、VR(虚拟现实)、MR(混合现实)、XR(融合前3种方案的扩展现实)。2014年成立以来,某元宇宙企业各类产品都有。

在某元宇宙企业的版图中,业务重要包含三块:

一,硬件。通俗地讲,它是有XR功能的“类手机产品”。目前已推出3款。

二,软件。其形态类似“手机操作系统及应用”。

三,定制解决方案。面向企业,比如教育、工业、文旅、娱乐行业。

那么,看起来商业闭环颇为完整的元宇宙企业,为何走到今天?

首先是倒在资本寒冬,它未来要烧的钱与它能融来的资相差太远了。如果把元宇宙企业的业务映射到手机行业,它要做的事是一款手机+一套操作系统+N套to B解决方案。

造一款手机需要融多少资?以锤子手机为例:成立8年,融资超17亿。即便如此,还不够罗永浩烧。锤子手机最终怎么倒下的?融资烧尽倒下的,资金链断裂。

造一套操作系统需要融多少资?国内缺乏案例,毕竟除去华为鸿蒙OS,没有任何公司做成了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操作系统,但我们可以参考国外独立操作系统Kai OS,它是一款功能手机操作系统:成立于2017年,目前累计完成三轮融资,累计金额约5.4亿人民币(8000万美元)。

仅要完成这两项任务,某元宇宙企业至少要完成超22亿融资。在资本火热的周期下,也许能够完成。但生不逢时,它撞上了10年难遇的资本寒冬。

其次,铅笔道认为:元宇宙企业切入元宇宙行业的时机,并不准确,错失了天时。

纵观过去20年创投圈:每一个结构性机会的出现,都开始于新技术带来的硬件产品。过去10年,这个新硬件产品是智能手机:2012年是智能手机元年。硬件出现后,才会是系统及平台的机会,系统及平台出现后,才是应用的机会。

一位风险投资人曾向铅笔道透露,当下整体是一个“很难受”的时点: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。我们明明知道手机是当下的结构性产品,但是红利已经消失,下一代硬件产品在哪?我们又看不见。

业内的主流观点认为:下一代硬件产品可能是从AR、VR、MR、XR中出现。判断本身没问题,但是问题在于:爆发时机什么时候出现?创业者又应该在什么时候切入?切入早了成先烈,切入恰到好处才是先锋。

切入的最佳时期,必然是“第一曲线走向衰落”时,第二曲线才有可乘之机。而铅笔道认为,目前的手机生态还处于“中壮年期”:早在10年前,手机生态已经从硬件竞争、系统竞争转入应用竞争,但应用竞争还远没有结束。

切入太早会造成什么后果?遥遥无期的投入,并且长期缺乏足够现金收入。

如果按照创始人自己的说法,“某元宇宙企业近三年的营收基本上实现了年复合增长率260%。2022年预期收入能达到5亿元左右”,2021年营收大约在1.39亿左右,姑且算在1亿-1.5亿之间。而“其营收来自硬件及to B解决方案的约20-30%。”也就是说,按照其官方说法推断,去年硬件的销售收入约在3000万至4500万元之间;其余70%的营收来自操作系统服务及授权费,约7000万至1.05亿之间。

以上数据均来自其官方透露,但数据多有夸大成分。今年2月,该企业创始人曾接受媒体采访,称其硬件出货量全球第二:第一名是Meta。据IDC数据,2021年全球累计VR头显出货量约1095万台,Meta独占876万。但据IDC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,排名第二的是字节旗下的Pico,市场份额约4.5%。

如果是市场份额排名第二,其硬件出货量可达50万台,单此一项营收就可以破1亿。从京东商城的数据看,销量是不及预期的:仅有4个店铺上线其产品,3款评价数位0,1款为2条。

当然,作为元宇宙的开路先锋,其对行业产生了实际的探索价值。此外,在经济下行周期里,企业裁员是正常的生存之道,并不意味着元宇宙就此倒下。

只是这件事给了所有创业者两个启示:一,摊子不要铺得太大,手上有多少资源,铺多大的事;二,选择好合适的行业切入期,不要太早也不要太晚。

本文《第一波元宇宙公司扛不住了:曾融资超6亿》不代表大石电商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