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马斯克看好的虚拟电厂 能解高温限电之急?

43.8度,是8月18日四川宜宾的最高气温,这一数据打破了四川省最高气温纪录。热浪席卷,“水电大省”四川陷入用电危机。

缺电,导致限电,随之而来的是成都、宜宾、彭州等地均发布通知,分时段暂停商场、超市等地商业用电,以“让电于民”。西南本地的光伏、化工、锂矿行业更是不得不限电停产,被迫放了几天“高温假”。

发明191年后,电,已融入日常的生活肌理,也只有在“限电”的时候,人们才能真正意识到电力的珍贵。

电力的核心目标是实现平衡,最佳状态是,所发的电能够满足下游的用电需求,不浪费且刚好够用。近期四川的情况是,发电端“水电”因为罕见的干旱而枯竭,发电锐减,同时用电端电量又因为高温激增93%,发电和用电之间出现巨大的缺口。

要弥合双边的失衡,虚拟电厂(VPP,Virtual Power Plant)不失为一项关键的技术手段。

向来敏锐的马斯克最先盯上这一领域——身为特斯拉创始人的他,能源野心却远不止于此。2006年,马斯克创立了屋顶光伏公司SolarCity,2015年,特斯拉公司又推出了家用储能产品PowerWall。

2022年7月,特斯拉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推出一项虚拟电厂试点计划。马斯克的实践是,邀请两万五千户安装有屋顶光伏、电池体系的家庭,组建一个局部的虚拟电厂能源网络。

这些在屋顶上熠熠发光的光伏板就成了“大号电池”,它们将根据电网统一要求,在电网用电紧急的时候,统一减少用电;而在用电低谷,则将电池里面存储的电量,反向卖回给电网。

看起来,马斯克并没有成立一个可触摸的实体电厂,只是聚合了这些用户端“沉睡”的屋顶光伏资产,却构造了一套和电厂功能一样的系统,还参与到了电网的调度中。

马斯克的多赢设想很完美:参与的用户不仅降低了电费,而且每为电网增加1千瓦时的电力,他们的屋顶就能赚取2美元收入。同时,还解决了当地在连日高温炙烤下,发电量供不应求而频繁停电的情况。

马斯克动作频频,持续引爆着远在几万公里以外的中国二级市场。

风电虚拟电厂指数显示,自4月低谷以来,虚拟电厂至今已累计上涨近70%,国网信通、固德威等多只概念股频频涨停。 其中,金智科技今年股价的最高点是其谷底。 期间的两倍多。

几个涨停后,一些企业不得不出来“放火”,澄清自己的虚拟电网业务甚至还没有落地,或者还没有中标大型项目。

“虚拟电厂还没有真正达到规模,在二级市场上玩的人已经赚了很多钱。”一位业内人士笑着说。

事实上,虚拟电厂并不是一个新概念。 2001年,许多欧洲国家开始开展许多基于集中式发电机组的虚拟电厂项目。 仅在近20年后的今天,随着国内短期的高温攻势,产业政策的密集跟进,以及长期“双碳”目标的提出,虚拟电厂的火花已经开始燃起。 闪在中国。

今年3月发布的《现代能源系统“十四五”规划》指出,要推动储能设施、虚拟电厂、用户可中断负荷等灵活资源参与电力辅助服务。 此外,北京/上海等地的“十四五”规划也点名提到了虚拟电厂的开发建设。

虚拟电厂项目尚未大规模实施,试点项目正在一点点推进。 从试点范围来看,已经从最初的单一设备、企业级、建筑集群范围逐步演变为县、市、省范围。

喧嚣之下,虚拟电厂行业的玩家有着不同的背景。 软件服务厂商、智能终端、自动开关设备厂、早期一批光伏玩家纷纷入局。 在一级市场,不仅涌现出一批专攻虚拟电厂的创业项目,新储能厂商也在讲述虚拟电厂的故事。

一位投资人表示,包括红杉中国在内的顶级投资圈​​已经充分关注了这条赛道,并已经有所行动。 “一波新项目在交付,领头机构都在,但不方便说。” 一位创业者发现,即使是刚刚进入市场、尚未盈利的新玩家,也会被投资机构作为分析竞争淘汰出局。

作为”舶来品“,虚拟电厂在国内出现的时间不过短短两年,但关于它的前景,几乎所有人都很明确——多家券商日前纷纷发布研报判断,”虚拟电厂已经处于豹变前夜“。

本文《被马斯克看好的虚拟电厂 能解高温限电之急?》不代表大石电商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