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免税龙头”拿下今年香港最大IPO案

今天,“免税店一哥”取代“锂王”,成为今年香港最大的IPO。

中国旅游集团中免集团(以下简称“中免集团”)于8月19日确认在香港第二上市,发行价为每股158港元,共发行普通股1.03亿股。 5月25日在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上市。

中免集团预计将成为2022年港股规模最大的IPO。按发行价计算,中免集团赴港上市集资162.74亿港元,将打破天齐锂业7月创下的134亿港元融资纪录。

为保证这场最大规模IPO顺利进行,中国中免引入9名基石投资者。当中不乏韩国知名化妆品集团爱茉莉(认购7.85亿港元)、泸州老窖(认购6.22亿港元)等消费行业头部企业,以及大型央企、基金企业等,合计认购62.38亿港元的发售股份。

在赴港股二次上市之前,中国中免已是A股市场一支千亿“白马股”。在2020年短短一年时间里,中国中免股价不断创新高,翻了近四倍,市值一度飙升至7800亿。

但在之后的仓位轮动中,中国中免也体验了一波“极限捧杀”。如今,中国中免的总市值约3671亿元,与高位相比,蒸发了近4000亿。

全球第一免税

三年入账1683亿

中国中免成立于1984年,是全球最大旅游零售运营商。

公司经历过一次“弃旅从商”的改名,之前叫中国国旅,业务涵盖了旅行社+免税业务。2020年6月,在海南离岛免税政策不断利好下,公司决定剥离旅行社业务,all in免税业务并改名中国中免。目前公司免税业务主要包括烟酒、香化等免税商品的批发、零售。

由于受到特许经营政策的影响,我国的免税行业竞争格局清晰。目前,国内只有8家企业拥有经营免税业务的资格,分别是中免、深免、珠免、中出服、中侨、王府井、海旅投和海发控。

中免是中国免税行业的绝对龙头。手握3块免税牌照,是这8家中持有免税牌照最多的企业。背后的控购股东是国资委全资控股的中国旅游集团,持股53.3%。

近两年,国人境外消费回流,呈现出了强大的奢侈品购买力。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因疫情大幅萎缩,但中国境内奢侈品消费却逆势增长48%。

中国中免也顺势被中高端消费者捧上全球免税第一的宝座。招股书显示,按照销售收入计算,中国中免的全球排名在过去10年里不断提升,已于2020年及2021年位列全球第一。

2021年,中国中免占全球旅游零售行业市场份额的24.6%,并拥有全国最多的免税店,在国内免税市场份额达86%,超过第二位企业20倍。

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的Dunn表示,手里的钱投到哪里都不踏实,还不如到海南包个游艇,度个假,免税店购购物,买点奢侈品都能保值。

许是像Dunn一样中高端消费者不在少数,中国中免在过去三年业绩逆势增长。

招股书显示,2019年至2021年,中国中免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80.13亿元、525.98亿元及676.76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54.71亿元、71.09亿元及124.41亿元。收入复合年增长率达18.7%,净利润复合年增长率达50.8%。

具体来看,中免的业绩增长,主要源于海南离岛业务、线上及有税商品的销售。

首先,离岛免税政策是指对乘飞机、火车、轮船离岛旅客实行部分限免进口税的优惠政策。

海南是继日本冲绳岛、韩国济州岛和马祖、金门之后,全球第4个实施离岛免税政策的区域。近年来,海南离岛免税政策不断利好,岛旅客每年每人免税额度从3万元提升至10万元,不限次数,且取消单件商品8000元免税限额规定;再来,离岛免税商品品种由38种增至45种,其中新增加了手机、平板电脑等电子消费产品以及酒类、茶叶等。

这让海南也一跃成为全国最热门的旅游目的地之一。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,2021中国离岛免税商品销售市场规模达到452亿元,2019-2021年复合增长率达83%。

从上海跑到三亚度假的Dunn戏谑道,“走在三亚的大马路上几乎看不到人,人全挤在免税店。”

这话一点也不夸张。仅海南的5家离岛免税店就给中国中免贡献了七成收入。

2021年,单是海南的5家离岛免税店,就为中免贡献了69.5% 的收入。要知道,中免旗下免税店数量近200家,但63%的门店依然处于暂时关闭状态,只有26%的门店恢复了正常运营,11%的门店恢复运营但减少了容量。

所以,海南的离岛业务已成为中免最大的营收支柱。

跨界玩电商

线上收入已是免税品3倍

除了离岛业务,线上销售和有税商品销售也逐渐成为中免瞄准的新方向。

多数人可能以为购买免税品,需要凭机票、出入境记录或者飞到海南才行。事实上,免税品早已不再是线下购物专属。

中国中免早在2020年就已推出线上销售渠道,而且大部分商品不需要机票就可以直邮到家,俨然是一副跨境电商的模样。

官网显示,中免“cdf会员购”小程序于2020年11月正式上线。据悉,上海、海南、北京免税店的商品都可以在小程序直接买到。目前,其会员数已超过2200万,2022年目标是2600万。

自2020年2月起,中国中免缴纳了滞销库存免税品关税,并通过线上渠道销售。翻译一下就是,中免“自掏腰包”把免税品的关税给交上了,消费者可以放心购买“滞销的免税品”。

不过,这也让中国中免的毛利率明显下降。招股书显示,2019-2021年,中国中免的毛利率分別为51.1%、38.9%和32.9%。主要原因是销售成本增加,其中就包括有税商品支付的关税、消费税、其他相关税项增加以及使用折扣和促销。

近年来,中免的有税商品销售收入占比大幅上升。招股书显示,2019年至2022第一季度,有税商品收入占比分别为2.4%、37.5%、35.5%以及31.3%。其中,绝大部分来自香化商品,如香水、彩妆、护肤品等。

而且主要是通过线上销售实现的。招股书显示,2021年,中免线上销售收入为318.64亿元,占2021年总收入的47%;其中,有税线上销售收入为235.81亿元,免税线上销售收入为82.83亿元。

因此,中免已经不局限于免税品,开始去抢跨境电商的“饭碗”。

虽说中免涉水“电商”不久,但在上游供应链方面具备天然优势,全球绝大多数顶级奢侈品牌都是中免的供应商,光靠“正品+免税”这两个字眼,中免就足以“降维打击”一众奢侈品电商了。

奢侈品电商们的日子从2020开始就不太好过。先是呼哈网、网易尚品、品聚网、尚品网、尊酷网相继关闭。后有“奢侈品电商第一股”司库开始由盈转亏,最近司库的破产消息更是“越传越真”,几度霸占热搜。

一旦寺库退市破产,将意味着国内奢侈品电商平台 " 全军覆没 "。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曾说:" 垂直电商,不是它的平台有价值,而是品牌有价值,所以只有垂直品牌可以存活。"

目前,像天猫、京东等大型综合电商平台都在发力奢侈品品牌,品牌方也乐于跟头部渠道合作。这就造成了垂直电商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,不是被并购、就是申请破产,能活下来的垂直电商已经所剩无几。

免税牌照松动

蝴蝶效应引行业联动

中免之所以拓展入局“跨境电商”,另一原因是近年免税市场的格局稍有松动,不少公司开始惦记在免税市场上“分一杯羹”。

原本免税牌照具有稀缺性,获取难度很大。长期以来,国内只有中免、日上免税行、海免、珠免、深免、中出服、中侨等七家企业拥有免税业牌照。

但为了拉动国内消费,免税牌照的发放开始松动。2020年6月,我国第八张免税牌照被王府井拿下。此消息一出瞬间引起热议,免税市场也由此划开了一个口子。

随后,国内掀起了一阵免税牌照的申报热。据不完全统计,2020年7月,已经有百联股份、岭南控股、大商股份、欧亚集团、南宁百货、步步高、友阿股份、中百集团等A股上市公司,向政府相关部门提出了免税品经营资质的申请。

“免税店最大的好处就是它带来的蝴蝶效应。”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曾指出。 免税店的建设,除了直接拉动消费外,还可以带动城市旅游、物流快递、航空、交通运输、包装等多个产业协同发展,拉动内需扩大 消费,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。

与成熟的海外免税市场相比,我国免税市场仍处于发展阶段。 目前,韩国免税市场规模超过1400亿元,占全球份额的20%以上,其中近70%的市场由中国人贡献。 然而,我国免税市场只有数百亿美元,占全球份额不到10%。

海外免税经营者的市场布局较为成熟。 例如,瑞士Dufry和韩国新罗分别从事免税业务69年和35年,合作品牌商均超过1000家。 再加上成熟的供应链体系,也让他们的免税议价更具竞争力。

瑞银证券中国区休闲产业负责人陈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免税在中国是特许经营行业,政府发展免税业务是为了吸引国人海外消费回流 . 中国免税公司的竞争对手是海外免税经营者。

疫情过后,全球免税巨头逐渐复苏,纷纷觊觎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。 今年7月中旬,新罗线上免税店300多种化妆品和保健食品登陆中国购物网; Dufry还宣布将与阿里巴巴成立中国合资企业,以促进国内旅游零售业务。

海外免税巨头的进入将在一定程度上威胁中国免税的地位。 这或许也是中免集团冲刺港股的动力之一。

本文《“免税龙头”拿下今年香港最大IPO案》不代表大石电商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