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团购的发展让快递公司“急入局”

又有快递公司入局社区团购了。近来,圆通快递试水社区团购事务,在河北衡水市近50家“妈妈驿站”内,推出“小鸡优选”,为快递驿站增添了“社区团购自提点”这一新身份,驿站站长亦是社区团购团长。

实际上,圆通之前,快递企业早已开始发力社区团购赛道。顺丰在今年年初先后推出“丰伙台”和“巢鲜厨”;菜鸟驿站则早在去年,就试水社区团购事务“驿发购”。

不仅是社区团购,快递公司更是对电商、零售行业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。号称“不碰商品流”的顺丰、现阶段入局社区团购的圆通,此前都有生鲜电商、实体店的布局。

社区团购洪流滚滚,快递公司为何“急入局”?

01

火线入场

今年3月,圆通董事长喻渭蛟走访了衡水当地的部分妈妈驿站,鼓励驿站经营者以快递为媒介,持续做好“快递+”服务,为当地社区、居民提供更多便利。

于是乎,“小鸡优选”上线。

小鸡优选的自提点由快递驿站转化而来。在商品端,据地歌网体验后发现,小鸡优选的果蔬主打“产地直采”。

官方表示,小鸡优选有专门负责进货的工作人员,本地水果蔬菜都是从产地直采进货,非本地的水果和标品,则是直接和一级代理商洽谈、进货。

与此同时,小鸡优选的商品价格,相较主流社区团购平台更高。例如圆通上“500克黄心土豆,售价1.56元”,在多多买菜上同款商品售价0.99元,美团、橙心上也是如此。

现阶段,小鸡优选的sku以果蔬生鲜、厨房消耗品为主,部分团点的日均单量峰值能超过500单,但“小鸡优选”目前仅在河北衡水一市上线。

显然,圆通仍是小范围试水社区团购,步子迈得并不算大。

但快递企业已经争相入围这一赛道。今年年初,顺丰推出“丰伙台”小程序,采取“48小时内送货到家”的模式,初期由快递员担任团长;但在上线两个月后,丰伙台就已暂停运营。

另外,顺丰还在深圳试水“巢鲜厨”,这是一款“正宗”的社区团购产品,顾客“今日下单、次日自提”,团长佣金在10%到15%之间,并从2020年起就在线上开始招商。

顺丰之外,去年4月,菜鸟网络全资收购即时物流企业“点我达”,随后旋即联合高鑫零售,共同上线社区团购“驿发购”业务。

驿发购商品由大润发、欧尚等连锁商超提供,菜鸟驿站开发门店作为自提点,并且还提供全程冷链物流服务。

另外,菜鸟联盟旗下的申通快递,也在今年3月,宣布与盒马在湖南、湖北等城市合作网格仓业务,其宣布称将在网格仓末端配送阶段发展出创新业务。

2020年风起云涌的社区团购战事中,快递公司正火线入场。

在“社区团购梦”之前,各家快递企业更是早已一只脚踏进电商、零售赛道。作为基础设施服务商的快递企业,不甘心一直“居于幕后”。

但结局如何?

02

前世今生

以阿里为代表的电商企业,通过“包邮”服务,不断压缩流通环节成本。2005年前,快递企业的利润率超过30%,但到2012年,这一数字仅有约5%。

因此,相比于快递环节,利润率和市场空间更宽阔的销售环节,也是快递企业最想攻入的零售“源头”。

于是乎,快递企业纷纷发力产业上游。

对于快递企业的定位,喻渭蛟很早就有过判断:“快递只是物流链条中的一个核心环节,还有很多产品和链条没有整合。”

而早在2008年,圆通快递就开始筹备一个名为“新农网”的网站,主业是销售农产品。但截止今天,“新农网”倒在了雏形期。

到2016年,圆通推出“妈妈驿站”,以加盟制的形式,在全国发展“快递代收点”;第二年,上海浦东一家妈妈驿站开业,首度开售日常用品。

也是在2017年,圆通推出了自己的零售门店——妈妈菁选,首店落地上海普陀区,门店约60平方米,sku涵盖鱼肉蛋奶、米面粮油等约600个品种。

彼时,圆通商贸团队负责“妈妈菁选”项目,核心成员号称来自沃尔玛、家乐福等国际商超企业,但低调亮相的妈妈菁选似乎已“香消玉殒”,如今在地图上,再搜索上海的妈妈菁选,仅剩青浦区一家门店在营业。

自此之后,圆通的零售业态试水,几乎处于停摆状态。

快递企业中,顺丰的零售之路走得最远。2012年,生鲜电商“顺丰优选”上线,两年内开出超50座城市,2016年又以“顺丰优选”为统一品牌,大力发展线下门店。

期间,顺丰还尝试了O2O门店“嘿店”、海购平台“优选国际”等多条业务线;但除顺丰优选外,顺丰其余的电商、零售业务,均是“折戟沉沙”。

况且,以顺丰优选为代表的顺丰商业业务,连年“失血”,2015年创造的亏损已高达8.66亿元。2016年,顺丰商业便从顺丰上市公司体系中剥离。

顺丰之外,申通出资3500万元打造电商“爱买网超”,上线专售火车票平台“久久票务网”、韵达推出跨境电商“优递爱”、百世快递开业“百世邻里”……但最终,皆是黯然离场。

快递公司为什么做不好电商新零售?

在商品流通环节上,快递企业具备一定优势,但平台端缺乏流量,营销上没有打出爆点,且不注重用户的全链路消费体验。

简言之,快递企业缺乏零售和互联网基因。

例如顺丰2014年推出的“嘿店”,主打“社区一体化服务店”,但消费者只能在嘿店下单预订商品,店内虽有陈列用的商品,但也无法现场下单购买。

再比如,2012年时,电商平台正迈向“全国包邮”阶段,但顺丰优选要求每单配送运费10元,购买金额满200元免运费。

快递也另有“难言之隐”:缺钱。

2020年,顺丰集团营收首度突破1096亿元,这一数字已经超过“三通一达”的总和,但零售业态的创新,会消耗企业上百亿乃至上千亿的资金,都未必成功。

新零售行业,注定是一场巨头游戏,快递企业想分得一杯羹,但并不容易。

这场风风火火的社区团购游戏,快递企业为何“急切入局”?

03

入道之因

如地歌网文章《试水社区团购,顺丰的“惊险一跃”》所指出的,快递公司入局社区团购具备优势:遍布城市神经末梢的物流网络和站点、冷链物流技术等,这些能力均可以被复用。

与此同时,快递企业入局销售端,和物流行业高度依附于电商、零售平台有关。

国内快递企业之所以突飞猛进发展,也是因为电商职业在2005年后兴起,伴随着淘宝、京东变得家喻户晓,顺丰和“三通一达”的包裹吞吐量也极速上涨。

电商渠道处于职业上游,是流量和产品的集中地;快递是职业“水电煤”,是重要的基础设施,后者能否成功,取决于前者有多大规模。

但现在,电商渠道也开始拓展物流事务,自营的京东物流接近上市、阿里早已建构起菜鸟物流网络。仅凭单一的物流事务支撑,快递职业也将遭遇难题。

于是乎,快递企业需要破局。

处于风口上的社区团购是一波机会,其将高度“锻炼“快递企业的供应链和品牌力,但在各家巨头大举”烧钱抢市场“的阶段中,快递企业恐难以紧跟脚步。

主业仍然不稳,快递企业也难在社区团购上“放手一搏”。因此,顺丰“巢鲜厨”和圆通“小鸡优选”均是小范围试水,而申通则是以合作方式,只是发力网格仓这一环节。

在社区团购战局不决前,“小步缓行”或许是快递企业的“最优解”。

 

推荐阅读:

京东物流敲钟在即,顺丰迎来最强对手

淘宝新赛道,中国风家具去年销售首超百亿

京东家电十亿补贴为“五一”加码

本文《社区团购的发展让快递公司“急入局”》不代表大石电商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